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新婚夜就乱伦
新婚夜就乱伦

新婚夜就乱伦

李劲毕业以后与老妈商议,来到老妈的故乡M市,在这个全新的城市里,新开了一家影楼,开启了与母亲的新生活。

  没过一年,在老妈家亲戚的介绍下,李劲和当地一位姑娘看对了眼。帅气多金的李劲让女方家里挑不出半点毛病,很快就顺利成婚。

  婚礼的当天晚上,妻子因为被灌了几口酒——实则是李劲偷偷下了几片安眠药,昏睡了过去。

  而在另一件客房,母亲刘敏穿着圣洁的白色婚纱,跪在地上,替自己新婚的儿子唆弄着鸡巴。

  “老妈……你穿着婚纱,却不穿内衣,一身的骚肉全透着,好淫荡啊。”

  美熟母白了儿子一眼,站起身子,担心道:“秀儿不会醒吧。”

  “放心吧,我下了三片药,睡成死猪了。”

  “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老婆,以后你可得对人家好点。”

  “嗨,也不知是哪个老骚货之前冲我抱怨,说我会娶了老婆忘了娘的,现在又跟秀儿站一头了?”

  “一码归一码。”老妈很严肃地说道,“她爱她的老公,我爱我的男人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”李劲瞅着老妈的神态,乐的快站不住了。“所以你就在儿子新婚当天,穿着婚纱来求儿子肏?老妈你也太骚了吧。”

  “去你的!不是你说要跟老妈这样搞一次的吗?”话虽如此,但抢在媳妇前头跟儿子洞房,还是让老妈很是满意。

  “好好好……都是我要求的。那么,我亲爱的骚妈,你准备好了吗?”李劲期待地看着老妈,搓着手急冲冲道。

  “哼,就你小子猴急”老妈一副半鄙视半得意的表情,却非常配合地背过身去,扒开婚纱裙,露出臀沟深处的菊门,有些紧张道:“小峰……你可得轻点……”

  李劲淫邪一笑,一边摆好姿势,一边训斥道:“你个骚货,今天婚礼上,是不是故意把没穿乳罩的奶子露给我同学看?你看你今天穿的那个骚劲,旗袍还配个黑丝,侧面还镂空的,一甩眼就看见奶子了。”

  “滚蛋,不是你让我这么穿的吗?”

  “嘿嘿,我让你穿你就穿啊,我让你去跟男人肏你去不去,你没发现,今天秀儿他爸,也就是我老丈人,眼睛都快直了吗?整场盯着你看,我看迟早,我丈母娘得跟你打架。”

  熟妇被男人的话刺激到了,身子也燥热起来,骂道:“去你的,要打也是你老丈人跟你打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今天看你丈母娘的次数,比看你老婆还多。”

  李劲被戳破心思,脸一红。没办法,妻子的母亲一样是那么风韵逼人,春情满满。其实,还有件老妈不知道的事,当初,就因为看到了秀儿他妈,李劲这才认定了秀儿……

  “嘿嘿,老妈吃醋了啊,丈母娘再性感,能比我老妈风骚吗?能像我老妈一样,挺着大屁股准备让我给她的菊花开苞吗?”李劲一边说着,其实心里已经开始幻想和丈母娘的类似场景了。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熟妇倒是很受用,继续摇着屁股,等待着男人的宠信。

  男人给母亲的菊花抹起了润滑液,菊门外围涂了一圈,又倒进菊穴口,用手指顺进去把润滑液带到深处,直肠受到男人手指的侵入,又被冰凉的润滑液涂的满满的,异样的感觉混杂着对将要来临的痛苦的恐惧,让熟妇竟开始隐隐地期待。

  “好了吗?”刘敏因为紧张夹紧了屁股,却被儿子温柔的抚弄起臀部来,“老妈,放松,你越紧张就越疼,都抹了油了,放松点就没事了。”

  “怎么放松啊,被插的又不是你。”刘敏没好气地对儿子说。

  “嘿嘿,你就想着,要插的不是菊穴,而是你那个一天不做爱就发痒的老骚屄,不就行了?”

  “滚……”刘敏话虽如此,但她还是按儿子的指引去幻想,果然身体不再那么僵硬了。

  “老妈,今天我爸也来了,看见你这么性感,估计后悔死喽。”

  “切,那老头子,早就被狐狸精掏空了身子,让他后悔去吧。”每次谈到李玉山,刘敏心里就有一种报复的快感。

  “那你说说,今天为啥要勾引我的同学啊?他还是个雏呢,你就这么赤裸裸地诱惑,小处男哪遭得住啊。”李劲一边用言语稳住老妈,一边做好了刺入菊穴的准备。

  “什么啊,明明是你偷摸在更衣室,非给老妈填个震动棒在里面,整个白天我底下都湿漉漉地,难受的时候,偷偷摸几下自己的胸,正好被你那个同学看到了,你们这些小年轻也是的,那么多小姑娘不瞧,偏逮着老妈这个年纪的偷窥。”

  “嘿嘿,谁让老妈这么风骚迷人啊。我们小年轻就爱你这样的老骚屄,怎么样?哪天我叫上我那同学,跟你来个3P怎么样?两根鸡巴一根捅小穴,一根插菊花,爽死你个淫妇。”

  老妈却没接话,似乎还真在想着此事的可行性,李劲见这骚熟妇渐渐放松了对菊花的紧张之情,赶紧趁着这个当口,奋力一刺!

  “啊!”老妈还是被突如其来的插入,痛到吼了出来,要不是提前给妻子下了药,这一嗓子肯定暴露了。

  “你个臭小子啊!插了老妈不说,还把妈的菊花破了处,你就不怕下地狱吗!”

  “嘿嘿,就算下地狱,也是我们母子俩一起下,对不对啊老妈?”

  李劲和缓过痛劲的淫母对视一眼,很快默契地开始了对菊穴的抽插。

  而这个新婚之夜,还很长很长……

【完】